Haar

周而复始,轮回不止。
这里岁欤

啷铛


  Haar坐在窗边,中学的傍晚是安静的——现在还太早,只有她一个人回到了教室。
  她活动了一下手腕,腕子上的银手链和手表的背壳碰撞摩擦,发出细小的声响,空阔的课室里清晰可闻。
  Haar愣住了。
  那声轻响是如此清脆,Haar突然想起来一句话来:如鸣佩环,心悦之。
  还有碎冰碰壁,泉水叮咚,花落伶仃。四季玲珑之事,例例皆如此。
  原来人生不过,啷铛之间。
 
  

【双花】第一狂剑

#私设预警
#发现bug请不要大意地指出来_(:_」∠)_

  霸图新来的治疗是个姑娘,林姓,头发梨花卷,长得挺漂亮,性格很活泼,当然最重要的是实力过硬,很有张新杰年轻时的风范。
 
  张佳乐为霸图终于能有个真妹子感慨之余,还有点畏惧:因为实在不巧,这个妹子和张新杰一样是个暴力奶,且对狂剑士这个职业有着迷一般的执着。怕不是以后还要继承张新杰的衣钵,掐着秒查大家的寝。
 
  “张佳乐前辈,仇恨拉不平了,可以来帮个忙吗?”明明本职是牧师,不太理解为什么小林的爱好是开小号玩狂剑抢boss虐菜啊_(:_」∠)_
  张佳乐一边有感而发,一边答应着去开电脑,随便捞了一张账号卡,等登上去一看:三十四级的小弹药,觉得煞是不习惯。像回到了很久以前刚开始玩荣耀的时候。
  张佳乐瞥了一眼战局,几个公会撕得如火如荼,林妹子的狂剑丝毫不惧,上去就带走了一波小喽啰。张佳乐见缝插针,加入战局,居然和林妹子的狂剑配合得有模有样,顺利为霸气雄图拿下这个boss。
 
  倒真是,很久都没有和狂剑打过配合了。
 
  不过林妹子似乎并不在乎boss,只是纯享受卖血输出的快感,还期待地搓搓手,打算再来一盘。“哎哎,小林,过个瘾行了,待会儿可该训练了,别到时候你都不记得牧师该怎么用了。”因为是霸图唯一一株小花,所以林妹子受到了全霸图的优待。不过该休息还是得休息,张佳乐决定阻止一下跃跃欲试的林妹子。
  “好嘞。”林妹子从善如流,熄了显示屏开始做手操,不过嘴巴是闲不下来的,开始和张佳乐抒发起对狂剑士的热爱,“张佳乐前辈,你有没有觉得,狂剑实在是太帅了,在场上冲杀简直是行走的荷尔蒙……”张佳乐也开始做手操,这些话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,虽然每次措辞略有不同,不过中心主旨是一样的,张佳乐几乎能猜到下一段要讲什么。
  “现在联盟里玩狂剑的是只有百花的正队长吗,可我觉得落花狼藉原来不是他的,这个名字太文艺了,跟他很不衬。不过真要给他的账号换个名字,倒还真不知道叫什么好……”张佳乐一愣,显然没料到林妹子会突然提起百花。其实无怪,繁花血景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当年所谓代表百花讨伐张佳乐的人也早就销声匿迹。不知道张佳乐与百花恩怨的人海了去了,也很少有不知道的人会把他们联系起来;知道的则三缄其口,沉默不谈。这是很久以来,第一次有人和他聊起百花。
 
  有一些思绪像石隙间的泉水,止不住地往外渗,聚流成江,似有决堤之势。
 
  “要说联盟里的第一狂剑,当推……额、前辈,前辈,你怎么了?是不是我太唠叨了,不好意思啊。”林妹子注意到张佳乐的走神,马上开始深刻反省自己。倒是张佳乐发呆被发现,感觉有点抱歉,“没有没有,你接着说吧。”
  “噢噢好,前辈,你觉得联盟里狂剑玩得最厉害的是谁?我要去好好膜拜一下!”
  “我觉得?我觉得……都是很棒的,嗯,都挺好的……”张佳乐实在不知道说什么,断断续续地补了好几句。正好训练时间到了,随即吸引走了林妹子所有的注意力,这个话题就戛然而止,停滞在这里了。
 
  少了追问的人,但张佳乐还是忍不住想,会是谁呢?
 
  联盟的第一狂剑,是谁呢?
 
  这种问题一旦想起来就是个没完,晚上躺在宿舍床上的时候,张佳乐甚至还担心过,万一有一天林妹子问自己认不认识孙哲平,他该怎么回答。
  以前是队友,后来他走了?还是说网游里认识的,然后组了个战队叫百花,后来俩人还成为了全联盟最初的双核,狂剑弹药搭配的模范? 
  可能有的人出现在你的生命里,就是为了很多年以后有人跟你提起他时,你可以回答,或只能回答“曾经认识”。倒不知道是可喜还是可悲了。
 
  这个观点好矫情啊。
 
  第一狂剑是谁什么的,别开玩笑了,这让人怎么回答。
 
  睡吧。现在第一弹药自己也过得挺好的,管他呢。
 
  不过张佳乐担心的到底没有发生。因为接下来几天林妹子都陷入了奇异的沉默,训练异常专注,休息时间也一言不发的,让听惯了她叽叽喳喳的霸图众人反而不太习惯。
  小姑娘可能是心情不太好?张佳乐也不是太懂。过几天有个节目要上,这种事情韩队和张副队大概不太会掺和,奇英又不在,任务就落在了张佳乐和林妹子身上。
  反正有台本,不过照本宣科,林妹子也是天生的八面玲珑,丝毫不劳张佳乐费心。在张佳乐感觉自己快坐得麻痹的时候,节目终于进入了最后一个问答环节。
  加油,快结束了。张佳乐提了提精神,望向主持人。
  “那我们来看第一个问题,是一位女观众写给张佳乐前辈的:大家都说狂剑和弹药是绝配,请问您认为联盟里的第一狂剑是谁?”问题读到末尾语调稍稍上挑——与林妹子的无心之失不同,这分明就是刻意刁难。
  这问题张佳乐脑子清醒的时候尚且回答不了,更别说现在猝不及防,根本就不知道说什么。
  不如,说于峰?
  他果断张嘴准备接话,可是话到嘴边,如鲠在喉,什么都吐不出来。
  “啊,当然是我啦。”一旁的林妹子居然抢答道,“我可喜欢玩狂剑了,每次休息时间里网游里抢boss的时候,张佳乐前辈都调侃我说‘小林呐,你不如别玩牧师了,去玩狂剑吧,咱霸图以后的输出全靠你了啦’。是吧前辈? ”小林意有所指地眨眨眼。
  张佳乐反应过来了:“是啊,换了个账号跟换了个人似的,输出一个顶俩,我站在旁边看着实在觉得自愧不如。”这一下把观众都逗笑了,这个话题迅速被放过,往下一个问题推去。
  多亏林妹子的救场,节目圆满结束。张佳乐在回去的路上跟林妹子道谢的时候,林妹子低头应着,好像总有什么话没说完。
  张佳乐哑然失笑:“要是真的好奇,就问呗。都是自己人。”林妹子这才抬起头,很小声地说:“我去查了一下落花狼藉,那个账号原本确实不是于峰的。我就说不太像……”她又顾左右而言他地瞎扯了一会儿,然后绕回来,“落花狼藉的原主人,是现在义斩的孙前辈,现在霸图的百花缭乱,以前是、额、是……”
  “是我一直用的。还是网游里的账号,后来带进了百花战队。”张佳乐波澜不惊地说,“要一次性问完啊,下次我可就不回答了。”
  “诶!那前辈会想孙前辈吗?”林妹子一着急,单刀直入了。
  这才是重点吧。
  “偶尔,”但张佳乐居然很是认真地考虑了一下,“偶尔真的,还挺想的。”
  “哦、那我说最后一句话了。前辈,你能不能保证无论发生啥,你归队以后都别打我。”不知不觉,已经走到了霸图俱乐部那条街上的火锅店门前。
  “我为什么要打你……”张佳乐一阵奇怪,内心忽然腾起一股不好的预感。
  “第一狂剑让我转告你,他定了这家餐馆的32号包间,让前辈务必去聚一聚!!!”喊完林妹子居然调头就跑,跑了半远还折回来,冲张佳乐吼了一句:“前辈加油!”然后又调头飞奔。
  张佳乐匪夷所思地转过头望那个火锅店。火锅店的二楼,那个他明明朝思暮念,却永远怯于承认的人站在似乎是32号包间的窗口,远远朝他望。
  张佳乐脑子里闪了很多个画面,最后停在哪个赛季还在百花时,与冠军失之交臂的那个晚上,他躲着别人大哭,被那人从墙角拽出来安慰道:“别担心,下个赛季我们一定夺冠。你可要相信第一狂剑啊。”

旧景

  张佳乐是怎么看孙哲平的呢?张佳乐自己也不知道。
 

  很久以前,还在百花的时候,他和孙哲平挤在同一间宿舍里,几乎每天都在狭小的空间里训练,过着忙碌又充实的生活。因为战队的需要生活作息规律得不行,不过偶尔两个人都失眠,就会躺在床上谈谈对未来的构想,通常会聊到半夜,然后总是张佳乐先睡着。
 
  事实上孙哲平对此颇为无奈,因为第二天张佳乐会满血复活,而他通常失眠到天亮,必须带着黑眼圈坐到电脑前,和活蹦乱跳的张佳乐继续训练。
 
 
  再往前倒带,张佳乐自己还是个没上高三的游戏少年。荣耀里精疲力尽,面对肩扛重剑的另一个少年,打算采取弃战等死态度时,却听得那人说了一句:“嘿,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,要不要和我来个组合?”

  他怔了半晌,欣喜地出声应允。他恰有此意,也觉得眼前的少年令人信服,意外合拍。
 
  那一年,他们俩组成双花,成立百花。开始进行磨合,熟悉彼此的风格和节奏,建立信任和默契。中午训练完就马上跑去吃饭。晚上训练完回宿舍的路上,孙哲平总会和他说:“以后我们会打出名气,然后一起拿一个冠军!”他会大笑着附和,对这个观点给予一百分的肯定。
 
  双花的出彩来得很快。次年,繁花血景的名声响彻整个荣耀。赛场上浴血奋战,落花狼藉杀出一条血路,百花缭乱紧随其后,弹药炸开的绚烂光影中斜出一道凛冽的剑锋。他们俩是彼此的依靠和补充,是百花的中流砥柱。
 
  后来的发生的一切就复杂多了,张佳乐几乎失去梳理的力气,可是有些事像走马灯,不住地闪过。
  
  第一次止步冠军的遗憾,交织着第一次捧起亚军的狂喜。赛场里人头攒动,掌声如潮。
 
  第五赛季,孙哲平手伤退役,他支起百花,踽踽独行,只是肩负着两个人的梦想。
 
  三亚后的心灰意冷,他突然宣布退役,百花粉丝们糅杂着挽留和期盼的眼神。

  他退役时给孙哲平打过一个电话,响了很久,没有人听。孙哲平大概对他很失望吧。他兀自挂断了。

  但他撑不下去了。新人们前仆后继,有着各自的风采,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孙哲平和繁花血景。但是见过的人都无法忘记,何况他身在其中。他需要孙哲平的配合,现在的百花缭乱不是本来的百花缭乱,建立新的默契何其不易,需要的时间也很漫长。有时候张佳乐惊觉,自己才是队伍里格格不入的那个人。

  一年的休整里,他并没有完全离开荣耀,只是换上浅花迷人的ID。一次boss战里,遇上一个狂剑士。狂野粗暴的战斗方式,他再熟悉不过。
    “你是谁!”
    “既然已经决定挥别过去,为什么还要留下一丝软弱?”
    “我只是……”
    “将心里的杂念,彻底射杀干净吧!”
  张佳乐笑了,他肯定屏幕对面的人是孙哲平。
  
    “你还是那么疯!”
    “现在需要疯一把的,是你,不是我。”

    “好,来了!”

  一年后,他重回战场。他不是没有听见非议,但他顶住压力,继续他的征战。他觉得、其实也害怕:孙哲平早就决绝地转身离开,但他还没放下。但是他记得当初那句话,要打出名气,然后一起拿个冠军。一起估计不太现实,冠军还是值得继续努力的。他确实得为自己的那份念想疯一把。
 
  现在他瘫在霸图宿舍的床上,从孙哲平想到自己。四亚了,以后如何尚是未知。他竟然还认真思索了一下集齐七亚后该召唤个什么,又忽然意识到自己不知道能否挺到那个时候。
 
  似乎应该痛哭一场,眼睛也确实酸胀难当,可张佳乐并不想。他可以强装冷静,云淡风轻地对别人说“我没事”,但他无法骗过自己。
 
 
  他可是从不曾甘心过啊。

  
一声敲击木料的闷响打断了张佳乐的思绪,他起身走到窗边,凝神希望听清,却没了下文。
 
  他明白:他不能一直活在往昔里。他还剩不太长的时间,更没有伤春悲秋的闲空了。该放下的痴嗔杂念,是时候放下了。好好睡一觉,研究研究打法和战术。
 
  然后……嗯……今晚上哪儿吃呢……
 
  敲击声又响了起来,张佳乐还没来得及作出回应,门就被推开了。
   
  “前辈,有人找你。”张新杰的声音略显急促。那人跟在张新杰身后,抬眼朝窗边望。
 
  张佳乐回过头来。

 
 
 

  百花缭乱已归落花狼藉,繁华血景也留在了过去。
 
  然而夏日的酣齁映衬着迷人浅花,一切通透而富有希望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
  人生中第一篇同人献给了双花

  莫名有点小慌张是怎么回事_(:_」∠)_

#infinitepainter
人生中第一次指绘OVO

芒果豆腐花(比❤️)

最爱的启月,最快乐的一个夏天。占tag纪念。
小透明感谢各位大大的付出,你们为启月造糖发刀,辛苦啦,比哈特❤️

因为月亮的每一丝清辉都勾起我的回忆
梦里那美丽的安娜贝尔·李
群星的每一次升空都令我觉得秋波在闪动
那是我美丽的安娜贝尔·李
——— ———埃德加·爱伦·坡